回答质问箱

Q:想问问杏仁老师是怎么勾搭到喜欢的太太变成好朋友的呢!?



A:说实话收到这个问题以后我和我曾经喜欢的太太们,也就是我现如今的兄弟们一起迷茫了好一会,因为我们都不记得了……(迷茫)



    在这之前我要先感叹一下这位提问者大概认识我很久了……因为我和我的兄弟们成为兄弟都已经快一年半了……知道他们以前是我喜欢的太太的人差不多少说也得认识我两年了吧。而且我也很少在lof提到我私下里兄弟朋友们或者我喜欢的太太,所以这位大概也是在我QQ列表里的吧。



    讲道理这个问题要我回答我还真没什么头绪……基本上诸位都知道了我是...

2018-12-01

质问箱回答合集

1.想问一下,写作中如何处理人物情感冲突


按照我个人对剧情编排的喜好来说,人物情感冲突可以说是一篇文章里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也是无法避免的因素之一。我并不知道你说的“如何处理”是指什么...但我的建议是,将情感冲突重视起来,去描述它,去挖掘它,去表现它的本质。人类是情感极为复杂的生物,表面上的冲突之下是肯定会有更深层的冲突的,而抓住这更深层的冲突就算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也会让文章更有可读性。个人认为文章立意浅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抓住更深层的感情矛盾,所以这是一个很值得钻研的因素。


2.请问就您上次所谈到的肤浅虐心观而言,您认为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虐心呢?想听听您的看法


关于那句...

2018-10-02

关于我。

是杏仁。女,开学以后时差党,化学系学生,UCI2022er。请不要日我的主页。带有标题和作品与cp的tag的文章请不要转载。


接受LOFTER自带问答功能提问。同时质问箱长期开放。地址:https://peing.net/zh-TW/nancy_ysn


是个只会咕咕咕的家伙,也许可以成为文手吧。副业很多,比如美妆博主美食博主科普博主等等等等。 @杏仁的书摘堆放处。 这是我的书摘账号, @杏仁的日常堆放处。 这是我的日常账号。 @杏仁老哥你好他妈啰嗦 这是我的瞎几把逼逼以及狂放我推彩虹屁的小号。和好朋友一起瞎搞的地方是这个子...

2018-07-28

【太芥】体内回归

突然挂了我悄悄来补个档。


【太芥】体内回归 


文/杏仁。


我最近总是做梦。我会梦见他们在一个巨大而空旷的电影院放映厅里做爱,他们的皮肤在银幕的反射里泛着蓝色的光晕,这让我对这一幕的印象很深刻。我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但我知道他们是我认识的人。硬要说的话应该说是单方面认识,我的确是在电影院里见过他们一面,但是做爱什么的显然只是荒诞的梦境的内容。


他们俩都是男人,在这个年代称不上正常,但也没法说是太奇怪。实际上我觉得他们俩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情侣;他俩相邻地坐着看电影的时候更像是各怀心思的陌生人。其中一个男人有着一双看上去很风流的桃花眼,嘴角的笑容...

2018-05-14

形式主义青春叛逆期

她的小皮包里除了两三只口红和经常更换的各类杂物,还有两盒烟,每次打开包翻找东西的时候就会有甜甜的水果香气扑面而来,让不知情的人甚至怀疑她的包里塞了整整两斤水果软糖。她最喜欢水果爆珠的日本烟,焦油量少得可怜,一支下去比起抽了烟倒更像是喷了满嘴口气清新剂。

她相信自己抽烟的时候是好看的,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从打开烟盒抽出里面的烟卷开始的一系列动作,她都做得比其他人要有仪式感得多——不过这个“其他人”也只是她的嗜烟的长辈们和几个粗鲁的男同学罢了。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仪式里,她是必须要涂上最喜欢的暗红色的口红的,然后她小心翼翼地将艳丽的吻痕留在烟嘴上,嘴唇的纹路清晰可辨,是她喜欢的夜晚里的暧昧模样。

然而...

2018-05-06

恋爱不就是明明两个人身处不同的世界,却总是希望对方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样的风景。

2018-04-16

乌鸦

梅雨季节降临之际我造访了她的葬礼。虽说是葬礼,我却连她的遗容都没有见到,只有墙上张贴着几笔勾勒出她容貌的黑白色死刑公告和经过时会停留下来稍作议论的人群。名字出现在这条小商业街最宽敞的一面墙上,人们纷纷杂杂地称呼她为恶魔,乌鸦为她的死去而悲怆,对她来说这大概也是足够有仪式感、可以称之为葬礼了。

后来我才听说她的死相有多么的悲惨。她勾引了甜酒铺老板娘,在她们接吻的时候甜酒铺的老板和他开肉店的兄弟推门而入。那个男人拿出他每逢新年时打羊肉的功夫将她捆起来,抡起木棍打死了——听到这里时我的大脑深处浮现了散发着腥膻气味的新鲜冷冻涮羊肉卷的模样——她现在是否也和羊肉卷一样单薄又冰冷呢?但她终究是如愿以偿地

2018-04-05


我接受的性教育应该说是过剩的那种类型……以至于这种事情在我的观念里已经是完全常规化的行为了。当然并不是指滥交或者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就只是一件到了该做的时候就去做的事,至于什么时候该做那就全看人自己的定义。至于自己定义其实也是一个很迷幻的概念,有的时候我还会定义自己一天该吃五顿饭,我是会有负罪感的,但这纯粹是因为我对体重的在意,和单纯吃五顿饭对不对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在我眼里上床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有问题的只是这件事情的受众对象对此的反应。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任何稀奇或者说隐秘的事情,只是一种和其他任何事一样全凭人的自我意识去决定的行为。

当然我并不是说性教育过剩是件好事,至少对于现在环...

2017-11-26

【静临】When Your Body is Dry.

-


    我醒来的时候闹钟还没有响起。这是最近常有的事情了,到了清晨我就会自动醒过来;然而我夜晚也并不会做什么梦,所以也不存在被噩梦惊醒这种事情。放在以往的时候临也必定是要嘲笑我像小孩子一样因为一点小事情而睡不着,可现在也并没有这种声音会响起来了。这倒让我开始开始想念起他来了。曾经每天清早醒来的时候看到他都是把头埋在我怀里的,我拍着他让他起床的时候他就会张口嘟囔着我的名字,呼吸喷在我的脖子上和耳朵边,又暖又痒。


    ——可是现在呢?我摇了摇头,可是头还放在枕头上,头发和棉布料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床...

2017-08-31


“这个时代的爱情就是这么随意……谈恋爱一个小时就能哭的要死要活,三天上床五天自杀,可是你能说那不是爱情吗?也许它的确不是,但那一秒我们都觉得那是爱情。”

2017-08-16

樱桃

给 @津岛言生 。


樱桃


    她看起来不像是会进到酒馆里来的女孩子,我想着。


    我伸手抓了一颗樱桃放进嘴里咬开,果皮在我齿间咕吱一声爆裂开的感觉总能带给我奇特又扭曲的心理快感,仿佛什么人在我面前切开自己的皮肉,露出了柔软又血肉模糊的内里。常来的这家酒馆的老板娘像是很了解这种快感,每次我来的时候都会特地给我端上一小盘樱桃,相应地也就会收取更昂贵的酒钱。我无从了解这是否是出于一种好意,但却对此抱有一种近乎依赖的好感。即使对方未必是出于单纯的好意,我却不可否认地为此而感到高

2017-07-21

莫念。:

我一直在 我是说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2017-05-26

© 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