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

↑赤司征十郎老婆

1个专门的美甲相关子博


 @NailBotAK 


过几天会开始更新


一些指甲油&甲油胶的试色/款式设计/测评/护理产品/其他。




#太中
#大概是吸血鬼paro

为中也送葬后我又回到了独身一人时的模样。我并不知道未来我将会怎样度过,按照以前的日子来看的话大抵是耐不住寂寞之后再去寻找人类共同生活吧。我也不知道以后将会和我共同生活的人类会是怎样的模样,也许他们会拥有蓝色的眼睛或者糖浆色的卷发,也许没有,一切我都无从得知。我唯一知道的是,在他之后,再也没有人会名叫中原中也。

每当失去一些什么(尤其是分手)后,我总会第一时间想要逃离过去。想让自己变成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人,寻找截然不同的日常和爱好。为了摆脱过去,我做过包括再也不去酒吧,剪头发,打耳洞等等一系列事情。来到LOFTER,进文野坑,改变自己以往的写作方式,也是以这种想法为契机。如果某一天我从这里消失了,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因为我总是不停地在失去的。


「唱着歌、贯彻仁义,若是能够梦见星空的你的话,不已经是人类了吗?将我们失去的以及忘记的东西比起谁都坚强地继承下来的,是你。所以,挺起胸膛踏上旅程吧!与不知何时在旅行时遇到的家伙,光明正大地自报家门吧!就说自己是地球人的后裔!」


《乐园追放》


#新临

“新罗,没办法和喜欢的人接吻吧?

“连她被人亲吻之后缓缓睁开的眼睫都看不到,不会觉得难过吗?

“那么就来和我接吻吧,虽然我不是你喜欢的人,但我有头哦。

“填补你遗憾的部分,是我才能做得到的。”

#涩敦

我和敦不一样,我从一开始就清楚。他在太阳下沐浴着的是温暖的金色,但我迈步如踏雪。

和善的微笑. jpg

魔仙堡乱搞组:

all杏
我知道大家都想看这个


鹿鹿把杏仁捡回来的时候,慈叶和周长安和言生在互相涂指甲油。
鹿鹿一手提着四人份的泡面,一手抱着一只奶黄色的猫崽子,神色如常地打招呼:哎,我回来了。
她正准备踏进宿舍,周长安抬手阻止。
等会儿,等会儿,你手上那个,啥玩意儿?
铝说她捡了一只猫送我们玩。鹿鹿诚恳地回答。周长安眨巴着涂了眼影的眼睛,把那只睡得死呼呼的猫崽子揪上床,递给言生和慈叶看。
这猫……
……嗯……
……橘猫。


仙女堡宿舍的四个仙女捡了一只橘猫回来。


隔壁宿舍的北喵听闻此事,兴致勃勃过来撸猫。小橘猫在她腿上呼噜呼噜睡大觉,北喵满心爱怜地撸着它的耳朵,鄙夷地看着四个吃泡面吃的腾云驾雾的仙女。
哎,你们四个养自己都有困难,咋还养起猫啦?
咋说话呢,我们四个仙女吃泡面,它吃火腿肠,多公平啊!言生反驳。
成吧,成吧,那你们有没有给它取名字?北喵问。仙女们面面相觑,场面十分尴尬。
那咱们现在取一个。鹿鹿说。慈叶点点头,把北喵腿上睡得正香的猫崽子倒着提起后腿拉到眼前仔细打量。小橘猫忽然一个倒吊被吓醒,看见面前一个傻逼在死盯自己,心生不爽,一爪子糊对方脸上。
哎哟,吃柠檬。慈叶龇牙咧嘴,但很快笑逐颜开。她揪住猫咪的脖子,把小橘猫展现给大家。
看,是母的!


大家分分盯着小橘猫的肚皮以下仔细地瞧,哦哦哦是母猫耶,就叫她仙女五号吧,嗯嗯嗯嗯。小橘猫刚刚睡醒就被一群女流氓围观,心生愤怒,喵呜乱叫,在慈叶手上划了好几痕。鹿鹿连忙把它抱过去,仔仔细细撸耳朵,小橘猫被安抚得差不多了,周长安发话:咱们叫它大屁眼子吧,多符合啊。言生摇摇头,别啊,你看它这么未老先衰,叫它外婆吧。慈叶惦记着手上的伤,坚持要叫它傻逼。小橘猫趴在鹿鹿腿上鄙夷地审视各位妖魔鬼怪。
鹿鹿心肠好,说:你们看它这个颜色呗,叫它杏仁好不好?北喵赞同,唉,这才是猫叫的名字嘛。
各位想了想,决定把这破猫叫做杏仁。周长安笑眯眯递给它一根火腿肠,杏仁记仇,记得她提议叫自己大屁眼子,把头一扭,完全不搭理周长安。
嘿!好鸡儿挑嘴!周长安火了,准备揍它,慈叶拦了一下:别啊!打伤了怎么下崽!
你他妈居然想让我下崽!老子才多大!杏仁愤怒地咬住慈叶的脚趾头,慈叶嗷嗷乱叫:周长安!周长安!打死它!
言生拿出菠萝吸吸果冻,北喵嘲笑:哪有猫咪爱吃果冻的?言生说:这可不一定啊!
来,杏仁外婆,过来吃果冻。言生循循善诱,小橘猫想了想,居然真的放开了慈叶的脚趾头,屁颠屁颠跑过去,吧唧咬住那袋果冻。
完了,果冻都吃,你们养不起这橘猫的。北喵如此总结。
鹿鹿说:嗯,咱们省一省,还是能给它留一口的。她是这个宿舍最好心的姑娘,经常被当做鹿骑,足以见其善心。
慈叶和周长安想了想,好吧,好吧,鹿鹿说了算。她们俩把小橘猫拽回来放在地板上,慈叶说:咱们给它举办一个欢迎仪式吧!
周长安附和着,抬起她的方便面桶,一股脑浇在小橘猫头上。


来,杏仁,欢迎你来到仙女宿舍。

#静临

“小静是不是太狡猾了一点呢?明明连人类都不是,却拥有着只有人类才会有的体温,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




#中立

中原中也一拍桌子:立原道造,你给我坐好了,乱动来乱动去的像个猴子。我只能乖乖坐好,免得到时候被揍了,屁股红得像个猴子。我给他赔笑脸,我说,中也先生,我想上个厕所,他便瞪着一双醉醺醺的蓝眼睛看我,一口烟雾喷在我脸上,我差点以为他要凑过来亲我。过了半晌他叹口气,拉长了腔,显得我像是个不争气的孩子。他说,去吧去吧,一会都闲不下来,像只猴子似的。


我最不喜欢的是我的嘴唇。我拥有长而浓密的睫毛,而我喜欢的是与它可以相称的丰满红唇。但是我自己的嘴唇又干燥又苍白,于是我用番茄汁涂遍了它,哪怕嘴唇告诉我它很刺痛。但我还是很开心,我拥有了可以和好看的睫毛相称的好看的嘴唇,我很喜欢它。但是当我看向镜子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好看的嘴唇和不能与它相称的孩子气的圆脸。我突然觉得很难过,眼泪流了下来,冲掉了我抹在嘴上的番茄汁。

#黄黑

春天将尽的时候小黑子来医院看了我。虽说他来了,却只是坐在床边看书而一言不发。我便和他说,小黑子,待会你路过楼下的时候摘一枝紫阳花回去吧,如果忙的话不来也没关系。他摇了摇头,说,樱花已经谢了。




#织太

我曾经以为光明已经在眼前。我离开黑暗之处,投身于被世间称为善良与正义的一方。我对此本无执念,只是织田作是如此期望着,我便如此去做罢了。但事实上光明此物与我并无缘分,它甚至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过,所以这连所谓的“遥不可及的梦”都算不上。来到光明之处的我才明白,光明的地方是由无数个发光的个体照亮的,而我却天生是相反的体质。于是我作为一个黑洞混迹在发光体们之间,看似光鲜亮丽,实则格格不入罢了。离开了他们我便只是黑洞,但那个可以永远照亮我的灯泡却把我丢在一堆灯泡中间,独自离去了。


#太芥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芥川君,这个孩子是知道自己的生日的。在久远的曾经他也是被父母宠爱着保护着的孩子,而幸福和温暖会一直镌刻在他的大脑深处。被我带到这里的一年是他唯一一次没有过生日就度过了的一年,虽说他并不怎么介怀这样的事情,但我心里知道期待落空是一种怎样的滋味。所以第二年我对他说了生日快乐,那是我第一次亲吻他。


-

给专芥的生贺。贼鸡儿短。

@芥川龙之介的女朋友 



#另一段废稿
#太中

我和中也谈恋爱,红叶姐说,你们那根本不叫谈恋爱。我说那我们是什么呢,红叶说,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罢了。

这话实在是教我听不懂。我说,红叶姐你和别人私奔的时候也不过十四岁;可我和中也都已经十六岁了。如果我们是玩闹的话,那你那又算什么呢?

问完我就发现我似乎是说错了话。可是红叶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回答我说,可我现在不是在这儿吗。


#废稿

#太中


后来我果然和中原中也分手了,果然这才明白爱情的幻觉是怎么一回事。再回想起来,十六岁时的恋爱不过是少年太宰治的自我满足罢了。说曾经没有心动没有真情,那是假的。但是要说念念不忘到现在还没有释怀,那也是假的。中原中也这个名字这时在我心里已经激不起任何波澜;落水的石头在波浪平稳后再也没有了声音。塑料花被人紧紧握在手中而借以填补心中的空隙,但在外人看来却虚假而无趣。分手的时候我说,中也,我们俩啊,你将会是石头,而我曾经是塑料花的主人。他顿了顿,说,是吗,我觉得正好相反。我笑了笑,也是哦。